相比于理性,我的确大多数时候都是感性的

自诩为“无比理性”,但是当默默无人之时,更多还是感性无比、默默流泪。

可能因为我是双鱼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