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ur women holding drinks while laughing together during daytime

两代人的交锋

我和我妈的关系一直都不太好。

她年少时便好强,一直到现在,始终好强,万事喜欢比一比。

我也好强,18岁前唯唯诺诺,18岁后独立便喜欢万事靠自己。

我们两个人一样好强,父亲去世后, 没有了中间的缓冲,我们争论的的时候,也会更加的激烈。由于身份的限制,我并不能说出一些很过分的话,我们的地位天然不对等,所以,基本上每次争论,我都会无奈的放弃。但放弃,并不意味着我会顺从她的选择。

在上一次争论中,她提出:既然你认为自己很能, 那你以后每个月给我打 5000 块钱。

今天,她很轻描淡写的说,你以后每个月给我打 4000 块钱,就当你交房贷了。我说,

我可以理解,钱是她仅有的控制我的方法。当年,她也试图用这样的方式来控制父亲。但,我和父亲不同的地方是我更加的自由,也比父亲更加的冷血。

我已经做好了每个月给她打 5000 的准备,她希望用这 5000 来控制我,我同样希望使用这 5000 来堵她的嘴。

对抗,自此正式开始。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