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口、矿产和旅游资源有什么共性?

人口、矿产和旅游资源有什么共性?

在读陆铭的《大国大城》,书中提到,三种资源是受地理和地域限制的:

  • 矿产资源:矿产资源是需要数万年沉淀得到,如果一个地方的矿产资源没有了,那就是没有,恢复周期需要数万年。
  • 土地资源:土地资源对应的是农业,因为土地有限,所以我们只能种植这么多的植物,我们顶多通过一些工业的手段提升亩产、一年 N 熟。
  • 旅游资源:旅游资源也依赖土地的本身,需要地利和自然风貌。如果没有好的自然和地利,就没办法形成旅游产品,售卖价值。

上述这三种资源有以下几个共性:

  1. 受地理位置和资源限制
  2. 不可移动
  3. 非可再生资源
  4. 开发利用受限制

这个视角很有意思,我们可以思考哪些资源是受地理限制的,从而可以思考到不同的产业的周期、价值,以及可以思考在我国 960 万平方公里的面积下,我们应该如何里用好这些资源。

比如,我马上能想到的是 —— 太阳能资源。我们无法把一个地方的太阳能资源迁移到另外一个地方去;同时我们也无法让一个地方的太阳能资源被重复消费(比如我们不可能把太阳能电池板纵向叠起)。从这个结果来看,在一些人迹罕至的地方去部署一些太阳能电板,把太阳能转换成电能后,再进行运输、消耗,从而实现对于太阳能的充分利用。

如果我们围绕上述的这些特性去思考,可能还有一些资源是具备类似的特点的,比如:水资源、海洋渔业资源、风能,都可能有使用不到位的地步。同时,我们也要考虑到,这里的很多资源在使用上可能是有 Overlap 的。比如太阳能和风能可能都会回归到土地资源上,因为我们没办法在一块土地上同时发展风能、太阳能和农业,因为太阳能和农业都需要物理空间中的纵向资源(太阳),而风能虽然不依赖太阳能,但它依赖土地,建设风能发电站将会占据其他用法下的。所以可以进一步归类。

这里可能我们还有不少可以做的事情。


额外发现,陆铭教授还挺好玩的,他自己是有个人网站,且日常更新的(10 天前还在更新)。

这两天把《大国大城》看完,倒回去看看《空间的力量:地理、政治与城市发展》、《大国治理:在发展中营造平衡的空间政治经济学》、《强城时代》 、 《向心城市—理解向心趋势,读懂中国城市的未来》和《大国经济学》。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