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思考

警惕我们自己的无意识行为

警惕我们自己的无意识行为

在生活中,我们会做非常多的无意识行为,而我们的无意识行为将会让我们损失很多的时间、可能性和机会。

举个例子来说,在高铁上,你可能会持续的刷抖音。即使目前火车已经在隧道里了,但你还是会去试图向下刷抖音,来获取最新的视频。即使你知道,此刻没有网络,必然不可能刷出新的。但无意识的下拉刷新的行为,会让你不断的做一个很傻的事情。

同样的事情也会发生在比如我会用起点看小说,由于我只看固定的几个作者,他们也固定在下午五点左右更新,因此,一个最佳策略就是我在下午 6 点左右去看,大概率作者已经更新, 我可以以最快的速度完成看更新,换换脑子,然后继续 Coding。但实际上我依然会在早上 / 中午去刷新看看是否有更新的内容。

如果你仔细分析自己的时间可能会发现你大量的时间都在做这些无意识的行为。而通过尽可能的让自己有意识,可以让你更好的掌控自己的生活和时间。这也包括,我自己也一直在练习冥想,从我的视角来看,冥想所提供的价值便是「让你有意识」以及「让你更容易有意识」。如果你觉得自己的日常当中有太多的无意识行为,不妨试试做一个最最简单的呼吸冥想,感受自己思绪的纷乱。

You Need or You Want?

You Need or You Want?

由于常年有信息焦虑症,所以我订阅了大量的信息来源,各种 RSS、公众号。但真正我能看到的是有限的。

这个时候就有一个问题需要回答:

我关注的这些内容,到底是我需要?还是我想要

理想情况下应该是我只看我需要的,并在我需要的基础之上,有 10% 左右的超额内容,这样确保自己既没有被海量的消息打爆,同时也没有陷入在信息茧房里。

不消费无用信息便是一个尝试

100 多个频道,得干掉一些。

不消费无用的信息

不消费无用的信息

今天注意到,我自己在消费 Youtube 上关于 Tesla Model 3 的视频信息。

但实际上,我不应该消费这个信息,因为我已经在今年买了自己的第一辆车,今年内大概率是不会需需要买车了。在买车应该是在 2-3 年后,有了自己的房子才会考虑买电动车。

此刻我对于 Tesla Model 3 的任何信息消费都是无意义的、超出我需要的,除了会增长我自己想要购买 Model 3 的欲望之外,不会有任何的变化。

但现实是我不可能在短时间再买车。

so, 答案就是,我不应该消费这些信息,直到我的又一次需要去购车时,再重新关注和了解这些信息。

嗯,应该取关一些公众号、Up 主,控制自己的信息摄入了。

大力出奇迹,但不是 All in

大力出奇迹,但不是 All in

不少人对于大力出奇迹有一个错误的认知 —— 认为大力出奇迹便是 ALL In。但其实并不是,大力出奇迹更像共产主义的一个特色 —— 集中力量办大事

实际上,我并不鼓励任何形式的 ALL IN,如果你开始思考要不要 ALL IN 的时候,说明你的路子大概率已经走错了。正确的事情需要投入去做,但不需要 ALL In 的去做。

ALL In 是指你将所有事情都押宝在一件事上,这意味着你不成功便成仁。但当你走到这一步的时候,可能你已经没得选了,大概率面临的是失败,不然为何成功成了千古佳话。

大力出奇迹则是对看重的事情大力投入,而不是停留在推演、思考,主动投入资源去推进一件事的落成,才能帮助你把想要达成的目标给达成。

这两者是不同的,可别乱用。

小公司大多死在优先级不清晰

小公司大多死在优先级不清晰

引言

最近在和朋友在做一些项目的时候,很深刻的感受到了创业公司的一些问题。而其中让我印象最为深刻的是 —— 优先级分不清。

这也引发了我的思考,大公司为什么能成为大公司?小公司为什么总是小公司?是不是有什么是小公司一直没做好的?

思考后我的答案是:小公司往往死于优先级不清晰

作为一个小公司来说,资源不多是正常的,但不是致命的,有多少钱就办多少事就好。但如果你没有钱,却选择做一个不适合自己的事情,或不把有限的资源投放在最重要的事情上,可能最终一定会面临一事无成,最终无法达成自己的预期。

背景信息

我们当时的目标是开发一个项目。一个项目中存在主流程和辅流程。我的观点是优先关注项目的主流程,而不是辅流程。而朋友则会关注一些偏表面的体验、颜色、或一些直线流程的产品功能。这里我们存在了优先级的冲突。当然,最终还是按照我的优先级来做事。

我的观点

在绝大多数的时候,大公司是那个资源更加充沛的角色,这使得大公司可以拥有更多的资源、更多的试错可能机会。对于大公司来说,一个方向的试错,并不会导致大公司彻底死亡。同时,大公司的各种流程的积累,可以帮助大公司尽可能的做出最正确的决策(虽然这个「最」其实是在企业内的最,未必是产品的最)。

但对于小公司来说,由于资源的有限,可能一次失败面临的就是全盘皆输。因此,对于小公司来说,优先级的决策就变得弥足珍贵。对于小公司来说,如果领导者是一个聪明、经验丰富的人,还可以很好的评估项目和工作的优先级,带领大家穿越周期,最终取得预期的结果。但如果领导者不够聪明,或者精力不在做决策上,则大概率走向不好的结果。

分析和评论

不过,这个事情上来讲,也有一点悖论。对于小公司来说,决策会更加重要,但对于小公司来说,招募到一个可用之材也是更困难的事情 —— 因为人才会选择去一些胜率更高的大公司从业,获取更加明确的收益。小公司得到的人才可能往往不是那么的优秀,使的小公司的决策行为更加雪上加霜。

对于小公司来说,需要用更高的赔率去招募合适的人才,才能招到真正优秀的人来一起做事。

结论

大公司因为有标准的流程,即使决策者水平不高,依然可以借助流程提升决策的水平。但对于小公司来说,如果决策者水平不高,大概率会死在路上。好的决策,影响一切企业。


作为一个个人,如果你刚刚走进社会,有机会进入到大公司去感受到大公司的决策流程,那对于你整个从业经验来说都是会有很大帮助的。但如果你没有办法进入到大公司,那么一定要仔细遴选小公司,特别是与小公司的领导者沟通,了解小公司的人领导者是什么样的人,确认小公司的领导者是否是你认可的人。避免浪费自己的时间。

创业公司/小公司可能是每个人必经的道路。但是,我希望你能在这个路上少踩一些坑,走的更稳。

憨夺型投资者

憨夺型投资者

上周看了《憨夺型投资者》,其中印象最为深刻的是一句话

情况好,赢得多;情况不好,输得少

对于我们绝大多数普通人来说,这个可能是最有价值的投资建议。当然, 也是最难达成的投资建议之一。

赚大钱可遇不可求,但亏小钱确实是有可能做到的,比如:

  • 给自己的投资留足安全边际。
  • 在做事时,关注你自己的利基市场 Niche。
  • 在行业低谷期买入,等行业兴盛起来时赚钱。

用书中的原话是这样的:

这就是憨夺型投资模式的框架,具体如下:

  • 投资现有的业务
  • 收购变化缓慢的行业中经营模式简单的企业
  • 在不景气的行业里对经营不善的企业进行抄底投资
  • 投资具有持久竞争优势的行业
  • 看准有利时机投大注
  • 注重套利
  • 买入以远低于内在价值折价出售的企业
  • 寻找风险低、不确定性高的业务
  • 模仿好过创新

以及,在这本书中了解到了凯利公式,有空要好好研究一下。

在我看来,在职做独立开发者也算是憨夺型投资者的一种方式,其中的成本是你自己的时间成本,但因为你有 Day Job,并不是全职投入,所以即使失败,也不至于输的很惨。你的优势,则是你的成本足够低。

乐观者找方法,悲观者找理由

乐观者找方法,悲观者找理由

乐观和悲观是一个人自小到大所接受的教育、自身基因所带来的。而这种乐观和悲观可以造就非常不同的做事的方法和做人的视角。

同样一个问题,乐观者遇到后思考的是解决问题的办法,如何通过努力使得问题变成一个可以被解决的问题,乐观者总是在不断的尝试一种可能,来完成要做的事情。

而悲观者则更多的关注着一件事的不可能性。如果一件事有一百种方式可以实现,那就有一万种方式不可以实现。

这就是我们常说的,悲观者往往正确,但乐观者往往成功。

我为什么不喜欢笑?

我为什么不喜欢笑?

周末去拾光秀照相馆拍了照片,中间被摄影师引导微笑,摄影师描述我的笑就像是“职业假笑”。

回想一下,近几年我的确很少再笑了,嘴角反而是习惯性的下撇,看起来人有点凶,笑起来幅度也没有那么大,就会显得很像假笑。

甚至于在某些我不笑的形象照中,如果的确需要笑的照片,我会选择用一些 AI 的工具,来把不笑的我变成在笑的我。

今天照着镜子看了看,可能主要是因为胖…因为胖了一笑脸上肉就会堆起来….还是要减肥….

要允许一些人花钱

要允许一些人花钱

很早之前,我就看过雷 · 达里奥的视频《经济机器是怎样运行的》。在我看来,任何现代人都值得看看这个视频,即使你对于经济完全不了解,也没有兴趣了解,你知道应该知道我们这个社会的经济是如何开始运转的,从而以此来引导你的生活。

经济机器是怎样运行的我之前就推荐过一次。

在这个视频中,其实有说明,我们的经济中的钱其实是一部分人花钱,另一部分赚钱。而疫情之后,对我来说则更加证实了其对于经济的理解。

疫情之后,我们经常发现大家对于经济没有信心,从而消费水平下降,消费降级,更多存钱。这是好事,我们都更加关注给自己留出安全边界。这也不是好事,因为我们中一部分人花掉的钱,则是另一部分人挣来的钱。如果一部分不花钱,则另外一部分没办法挣钱。毕竟,钱只有流转起来,才有其价值,不然不过是废纸一张。

这也是为什么我们看到了大量的国家政策希望提振经济(虽然我觉得发文也没啥用),因为只有我们当中的一部分人敢于花钱,才有可能让另外一部分人赚钱。才能盘活整个经济机器。

当然,国家的预期和我们个人的预期未必一致,我们可以反过来想想,既然我们花掉的钱是别人挣的钱,那么我们的消费当中,哪一部分是应该花、值得花,那一部分是我们无意中消费掉的,除了给国家贡献 GDP,没有别的价值?

你支持 LGBTIQA+ 么?

你支持 LGBTIQA+ 么?

朋友问我:“你支持LGBTIQA+么?”

我的答案是,我不会反对。


对我来说,我始终能够感受到“有毒的男子气概”,也支持平权。但具体到某一个名词、一件事上,决策又不是那么的简单。

比如,LGBTIQA+ 对我来说,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就像美国某一个 KFC 换了一个接线员一样,对我来说可能毫无变化,当然,从蝴蝶效应的视角来看,依然有影响,但我有限的认知里,可能对我来说毫无影响),所以我既可以支持,也可以中立。

但如果落实到身边的朋友,我会选择支持。理由也很简单,既然对我来说,支持和中立一样,那我为什么不选择让朋友更开心的“支持”呢?

Flomo 收购幕布 – Win-Win Game

Flomo 收购幕布 – Win-Win Game

Flomo 收购了幕布,这是个我难以相信的事情。但仔细想想,其实很合理,也很有价值。

作为幕布的原持有方,字节跳动面临着业务需要收缩,战略需要聚焦的现状,养着一个幕布团队没有太大的意义,只不过是因为之前和用户的协议所迫,不得不继续维护。能过将幕布卖出去,对于字节跳动来说,是利大于弊的。且字节跳动收购产品一般是来收购团队的,而在字节跳动的产品飞书当中,已经实现了类似幕布的能力,对于字节跳动来说,幕布的历史使命已经完成,继续留着只不过是鸡肋,刚好 Flomo 要收购幕布,就可以顺利成章的将其出售出去。

而作为幕布的收购方 Flomo,则更是一个好的选择,Flomo 本身的调性和幕布十分匹配,对于 Flomo 的用户来说是利好,对于幕布的用户来说,也不算差。而对于 Flomo 团队来说,Flomo + 幕布的组合,可以让其在知识管理上进一步拓展,挺好。

一个难得的 Win-Win 的收购。当然,对于我来说还是难以想象的,毕竟,都是字节收购别人家的产品,第一次碰到从字节收购产品的。

少楠厉害!👍。

2023, 松弛

2023, 松弛

2022 年,为了保持对自己的压力,我保持了为期一年的高密度更新。回过头去看,我觉得这些更新有价值,将我思维中的碎片都展现出来了。但同样的,这些碎片过于简单和不集中,可能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其实很难有比较大的帮助。对于我自己来说,也只是将我的思维碎片提前拿出来,而不是在我自己的脑海里发酵一下。

在 2023 年,我对自己的定位是松弛,不再逼自己去做一些事情(即使这些事情的确很好),而是更加随性,不强求,看命,看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