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思考

people standing on shore during golden hour

“宗族化”与“城市化”

和堂弟相对长期的生活了一段时间后,我对于城市里的孩子和村里出来的孩子又有了新的认识 — 边界感不同。

在我看来,这种边界感的不同,是来自于各自生长的环境:

  • 城市化:城市里的孩子们往往是散居、各自独立的生活状态。家庭成员只有自己、爸爸和妈妈。周围虽然也有邻居,但往往只会在外面玩,游玩结束后,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 宗族化:村里的孩子们由于历史的原因,经常会出现一个村子里很多户之间都有一定的宗亲关系。各家孩子可能会一起到一个孩子家里玩,甚至是吃住在这个孩子家中。

这种城市化和宗族化的差异,致使城里的孩子会更加的明确「你」和「我」的边界,「我」会维护好自己的边界,尽量不进入到「你」的边界中。这种边界感,在城市这种陌生人社会当中,如鱼得水。

而村里的孩子在村里的时候,并不会有特别强的这种边界感,初次到城市当中生活时,会更容易碰壁,并因此碰壁之后缩小到一个更小的边界范围。在这个边界范围里,继续自己没有边界感的状态。

城市化不一定是好事,因为其中隐含了「我不完全信任你」的含义;宗族化也不一定是好事,因为在默认社会下,不加选择的信任,会导致我们受到欺骗。

在我看来,一个孩子需要接受城市化的教育,也需要接受宗族化的生活,这样才能在保护好自己的前提下,尽可能多的向外释放善意,开放自己。

red and white temple under blue sky during daytime

为什么国内的大公司普遍在北京设立分部

最近在研究美国的互联网公司的时候,发现一个很有意思的事情,美国的互联网公司并不会像国内的互联网公司这样,扎堆在首府开设分部。举个例子来说,你会发现,白宫所在地并没有什么大型的企业。

如果进一步研究的话,你会发现,欧洲的很多互联网企业/软件公司也是分布在全国各个地方的。

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区别:为什么中国的互联网公司,甚至是各行各业的公司都要在北京设立分部?

我自己猜测的一个原因是中国的这种体制决定的。

中国是社会主义国家,在政治和管理方面,政府会有较强的管控的欲望和权力。这导致一个行业的兴衰可能不仅仅是看市场,还要看政府的政策(教培行业就是个例子)。在这种情况下,对于风险更加敏感的大公司自然会在北京安排相应分部,以便于 GR 团队(Government Relationship)和政府相关部门沟通,以便了解政府相关安排和动态,提前规避可能的风险。

而海外虽然政府也有影响,但远达不到中国这种程度,所以企业可以分部的更加的均匀,不需要在首府呆着。

这种模式下带来的,是中国的一线城市和三四线城市的两极分化极为严重。一线城市繁荣无比,三四线城市则萧条无比。

想了想,感觉无解。

woman in black jacket sitting on chair

有耐心,但做事要快

今年的年景不好,堂弟虽然学习了半年的前端,掌握了一些基本的前端开发能力,但依然找不到一个工作。这非常的合理,毕竟他之前没怎么学过研发,如果自学很快就能找到工作,让那些科班的同学们如何自处。

但作为求职的人来说,也必须明白,在当下这个环境下,要做到有耐心,但做事要快

有耐心,是指要明确在当前的这个大的背景下,求职并不容易,甚至可以说是非常难。环境不好的情况下,刚毕业的学生是最不容易找到工作的。毕竟作为企业,都希望招募到熟手来加快企业的节奏。在这样的大的背景下,找工作必定是一个漫长的事情。

做事要快,是指虽然在这个大的环境下,求职不容易,但我们需要明确我们做事的方法和手段,尽可能快的获取到反馈,帮助自己更快的识别问题、纠正问题,从而更早的抵达目的地。

这两者并不冲突,同时,也很难。

toddler looking at believe in yourself graffiti

做让事发生的人

在工作和生活中,我们可以选择成为「让事发生」的人,而不是「等事发生」的人。

举个例子来说,假设你需要建造一个猫窝,在资源充足的情况下,你可能马上就可以自己造一个猫窝(或者是买一个猫窝)。但现实情况下可能并不允许你马上就能造一个猫窝。

这个时候,你有两种选择:

  1. 让事发生:你可以选择先查询一下建造一个猫窝需要什么样的物料,并从现在开始,当手头的资源充足的时候,就先去购买对应的物料。直到你凑齐物料之后,再建造一个完整的猫窝。
  2. 等事发生:你可以选择先什么都不做,等待时机成熟之时,自然便有了资源来购买猫窝。

这两种选择最大的区别是「让事发生」的人投入了自己的精力和时间让事情有了发生的可能。而后者则是等待时机的成熟,被动地等待事情发生。但事情往往不能遂人愿,时机可能永远都等不到。

为了让你希望的事情发生,试着变成一个「让事发生」的人吧。

selective focus photography of an arrow

目标指引你成功

每一个人都需要一个目标,来帮助你抵达彼岸。不过可惜的是,我们的教育很少教育大家关于目标、关于理想、关于人生价值的内容。这可能是我们的教育的问题。

不过,如果你看到这篇文章,说明你至少不是一个那么普通的人 —— 这年头看独立博客的人已经不多了。

目标存在的意义并不是和很多人想象中那样的无用。每当我和别人提起,“你是否有理想?”、“你找到你的人生母题是什么了么”,大家常常会说:“我的理想就是不用上班”。

但这只是一阶回答,不上班只是表象。那么你不上班之后要做的事情,才是你的理想 —— 它可能是宅在家里打游戏(只要你能一直打下去)、也可能是周游列国,也可能是做你想做的事情。

它是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必须想清楚你的目标(至少是想清楚当下的目标),有了这个目标,你便可以在做出选择的时候,基于你的目标进行纠偏,从多个选择中,找到那个离你的目标更近的选项。

有没有目标,你都有可能抵达/无法抵达终点。但有了目标,可以让你抵达终点的速度变得更快一些。

shallow focus photography of man in suit jacket's back

稀缺、抗压与升职加薪

用发展的眼光看待自己的工作和生活当中,我提到,不少人总是在用静态的眼光看待自己。这些人不只使用静态的眼光看待自己,也一直在使用一个相对更加低阶的身份定位来锚定自己。

很多人没有意识到,你的薪资其实和两个部分有关:

  1. 你所掌握的技能在市场上的稀缺程度。
  2. 你所能承担的责任和担负的压力。

大部分秉承着「拿钱办事」心态的人,都在这两个点上做的不够好,一方面没有自己独特的技能点和生态位,导致在市场发生剧烈波动时,很容易因为没有任何特色而发生替换。另一方面,由于心态是「拿钱办事」,自然不愿意去承担更大的压力和责任。

而对于公司来说,一个极其标准化,没有任何稀缺性的产品,自然是不会给你升职加薪的;而这个产品如果也不愿意承担责任和压力,那我是真的想象不到有什么理由来为这样的一个产品支付更高的费用。

如果你发现自己很久没有升职加薪,不妨回过头来看看,自己是否满足了升职加薪的基本条件?

Several white arrows pointing upwards on a wooden wall

用发展的眼光看待自己的工作和生活

我在生活中遇到不少对于工作理解较为简单和质朴的人 —— 他们奉行工作就是给多少钱办多少事,不愿意去做分外之事。当然,严格意义来说,这样并没有错。毕竟,我们不应该鼓励他人去当卷王。

但我想说另外一个观点:工作当中,薪酬当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你投入了你的时间和生命来为这件事付出。如果从这个视角来看,你应该从你所做的事情中收获更多的价值,这些价值不应该只是金钱。

尝试用发展的眼光去看待我们的工作和生活,你就会发现,工作不仅仅是你当下的价值,也同样代表着你未来的可能性。你可以通过工作来提升自己的技能,你可以通过工作来为自己拓展可能性。

你必须意识到,人的一生是一个无限游戏,在无限游戏中,你需要不断的闯关。并没有一个明确的关卡是你已经完成了所有的事情,生活也好,工作也罢,总是会有更多的问题和挑战来袭。你需要在这个无限游戏中不断的提升自己、不断的让自己变得更强,才能不断的坦然面对来自工作和生活的挑战。

大部分将工作看作「拿钱办事」的人,往往是秉承着「我就是一个静态的人」的心态来看,即使他内心并不这样看,但确实做着这样的选择。但生活并不是静态的,你面临的问题也不是静态的,你唯一要做和唯一能做的,便是用发展的眼光看待问题,正视自己在做的每一件事,并通过每一件事提升自己。

灵光一闪

拥抱湿货

早年间我对于干货有着迷恋,总感觉自己需要干货来快速学习、快速成长。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对于干货的需求越来越少,反而是愈加喜欢「湿货」。

回想自己当年,喜欢湿货大抵是因为时间不足,总想着用最短的时间,学习最多的知识,成为强者。所以能够短时间收获大量信息的「干货」就成为那个年纪的最爱。

但随着回到天津,生活节奏放缓,开始放过自己,不再追求成为强者。开始对于时间、节奏有了更多的容忍度。不再追求用最短的时间学习到最多的知识,也就对于「干货」没了那么强的诉求。

当然,更重要的是,我意识到,「干货」的好处是通过压缩信息量,让你可以最短时间获得到了最多的知识,但另外一个层面来看,也使得这些「干货」失去了执行的可能性,我们并不能直接从这些干货当中得到什么(嗯,这段话还有点追求得到的意味)。而湿货,虽然没有高度压缩的信息,但却提供了丰富的上下文,让我们可以知道一个道理、一个方法的适用场景、使用手段等一系列信息,帮助我们更好的改进我们的生活。

干货我们往往得到的是「我知道很多道理,却过不好这一生」,而湿货,却可以真真切切的指导我们的生活。

two person sitting on camping chairs while watching mountain

保持简单、干净、平静的生活

总的来说,我还算是一个比较喜欢追求简单的生活的人。

虽然我依然会喜欢出门去吃饭(懒得自己做,或者是想吃的确实自己做不好,比如烤鱼),但不妨碍我其实在大多数时候只要能吃饱就行;

虽然我依然喜欢买买买,但不妨碍我大部分时候其实都不用我买的东西(这也是为啥近几年我开始疯狂断舍离),更多的时候,都是拿着之前买的东西,重复使用。

我们需要保持一个简单、干净、平静的生活,这样的生活方式让我们可以有充足的时间投入在我们想要做的事情当中,让我们可以专心专意,投身创作。

让自己的物质生活变得简单,让自己的精神生活变得丰富,才是我们应该追求的内容。

man in black jacket sitting on white chair

多做无用之事

人生当松紧结合,既要求“紧”,做有用之事,也要求“松”,做「无用」之事,给自己放松。

在我年轻的时候,是一个「奋斗逼」一样的存在,当别人在玩游戏的时候,我在 Coding;当别人在睡觉的时候,我在 Coding;当别人在上课的时候,我还在 Coding

我花费了大量的时间来做这些和 Coding 有关的事情,可以称之为我那个时代的「紧」。这样的付出也得到了回报,我做到了同龄人无法做到的事情。但相应的,我

我在年轻的时候,对于「有用之事」十分的在意。

毕竟,年轻人想要快速超越同龄人,甚至超越比自己年长的人,是需要付出比常人十倍、甚至百倍的努力的。我不够聪明,所以只能依靠蛮力去学习、去练习。好在我开始的早、学习的早、练习的早,所以总算是在自己的年龄,达到了一个还算可以的结果(但说实话我不是特别满意,还希望自己可以更好)。

而这些练习、学习,大量的消耗了我的「无用之事」的时间,让我没有太多的时间去做那些无用之事。

但大量的「有用之事」,让我的生活变得十分枯燥,死板,没有生机。我变成了一个不太有趣的人。即使到今日,我依然不能够变得很有趣。

从某种视角来看,我们可以认为「无用之事」代表着人类深处那些代表人性的部分,而有用之事则代表着人类对于效率的追求,更偏向机器。

当你做无用之事时,你会更像人;当你做有用之事时,你会更像机器。我还是觉得人像「人」比较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