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思考

man and woman sitting on bench

35 岁问题,只与你的竞争力有关

时常会在各种论坛看到一些关于 35 岁裁员的话题,大家都很恐慌自己会在 35 岁被裁员。

但说实话,这个事情其实没有那么复杂,你是否 35 岁被裁员,只与你的竞争力有关

当然, 不同的人和环境竞争力和年龄的相关性是有区别的:

以绝大多数人感知到 35 岁裁员的消费互联网为例:消费互联网主要需要的是快速迭代的能力和对于用户行为、用户需求的感知,这里需要的更多是随机应变的能力,自然也就更多需要加班、卷。当然,你也可以通过一些别的手段来增强自己的竞争力 —— 比如质量、效果。并不是快就是绝对的好,快但是在错误的方向蒙眼狂奔,也是一种悲哀。

而对于传统的To B 的行业软件领域,虽然可能增长没有那么快,但由于需求明确、变化少,更多是自己在行业当中的经验的产品化,则不需要那么快的迭代速度 —— 毕竟你的用户不会迭代那么快。在这样的行业当中,你待的时间越久,积累的行业 Know How 越多,自然竞争力也就越强。

选择一个适合你的领域,提升自己在领域的竞争力,才是无惧 35 岁裁员的唯一手段。

growth

下一轮增长在哪里?

回顾 2022 ,我们看到了经济的不断在下行(不只是国内的经济下行,国外的经济也没好到哪里去,美股也在跌)。

一方面,我们可以将其归因为疫情 —— 疫情的出现使得国际之间的交流变得困难,开始出现了逆国际化的潮流,大家开始只为本国的产品消费。

另一方面,我们也应该关注到,这一次的下行,很有可能是创新的缺失 —— 任何创新都有其增值周期,上一次的创新的增长,来自于互联网。千禧年代,我们遭受了千年虫的冲击,但也带来了一波互联网发展。而这一波发展持续了 20 年,我们也得到了 20 年的高速增长。

如今互联网已经难以提供新的增长点了 —— 能够联网的已经都连的差不多了(物联网、车联网)、能够上网的人也都上的差不多了(现在的小朋友们可能都不一定会玩电脑,但一定会玩手机、iPad)。

互联网已经没有什么太多的增长点了。我们的经济,也就自然而然的进入萧条的时期。想要让我们的生活重回一个高速增长的时代,需要一个新的增长点。

我不知道这个增长点在哪里。不过,我们唯一能做的,便是积累那些能够跨越周期,穿越牛熊的能力 —— 写作、演讲、学习、创新的能力,永不过时。

silhouette of person standing on rock surrounded by body of water

关于你的宝贵生命

今天在看 V2ex 的水深火热区的时候,注意到站长 Livid 置顶了一个帖子 —— 《关于你的宝贵生命》,写的很好,发人深省。

如果你热衷于去参与那些只要有电脑或者手机就可以回复,而不需要任何技术经验的主题,你实际上就是在浪费宝贵生命。然后你浪费完今天接着浪费明天,你的人生的一个又一个本来可以充满希望的明天就在这样的毫无意义的灌水中,灰飞烟灭。然后等你老了,内心只是充满了对这个社会的“不公平”的恨,却不记得自己在年轻的时候做过任何有意义的事。

Livid

对于我们每个人来说都是这样的,尽量选择那些我们有独特价值的领域去参与。至于没有任何门槛的事情,我们可以选择完全不关注,一方面是这些领域没有什么有价值的事情需要做。另一方面,则是这些领域站不住人。

white robot near brown wall

ChatGPT 无法干掉工程师岗位

最近几天看到了不少关于 ChatGPT 的文章,从我的个人视角和经验来讲,我不觉得 ChatGPT 可以干掉工程师这个岗位。

主要的原因如下:

  1. 一直以来,大家对于软件工程师的定位都描述为“写代码的”,然而在真实的工作场景下,工程师更多的解决其实不是“写代码“的问题,真正编程的时间其实是很少的。ChatGPT 的确可以减少写代码的时间(就像 CoPilot 和 TabNine 那样),但无法干掉整个岗位。
  2. 工程师的真正的工作其实是 —— 拆解问题、寻找方案、结合当前的上下文,选择最优解,最后才是写代码。前面的问题对于 ChatGPT 来说,依然是无解的。毕竟,现在的 ChatGPT 依然是基于数据和统计模型开发的,而不是真正理解我们所提出的问题。

当 AI 真正能够理解我们的问题的时候,才是他真正能替代我们的时候。而这个时间,看起来还很遥远。

《过简单而有品质的生活》书摘

  • 我拥有的越少,就越容易清洁。 我拥有的越少,就越不容易受牵制。 我拥有的越少,赚钱养家所需的工作量就越少。
  • 我们应该多去关注那些真正能使我们生活得更好的事物,而不去在意外人怎么看。
  • 衡量我们成功的不是金钱,而是可以自由地与彼此共度的美好时光。
  • 追求简约主义的过程中唯一需要取悦的人就是你自己。永远不要忘记这一点,因为你才是唯一需要对自己幸福负责的人。如果你比较在意某一事物(比如穿衣打扮),那就消减生活中你认为不重要的事物的开销,比如电影、宠物或鞋子。
  • 如果家庭、爱好、梦想或者建立一个被动收入对你很重要,那就慢慢努力消除偏离目标的承诺。无论你的愿望是什么,削减其他不利于愿望的东西。不是每个典礼都要参加,不是每周末都要和好友聚会,当然,除非这对你很重要。看看自己时间表中的义务,取消多余的安排,将这些时间用来关注改善生活的方面。
  • 记笔记有助于缓解需要记住所有事情的压力,以及忘记事情时的内疚,让你的生活更简单,压力更少。
  • 回顾流年,你所做的事应该都是自己的兴趣所在,而不是支付了什么样的账单,或者买了什么样的东西。这才算是幸福的生活。
red Sony PS DualShock 4

按时长计费:单机游戏的独特计算模式

作为一个不怎么玩游戏的人,我对于游戏的感知并不深 — 很多时候我玩游戏会图快,要“速通”。然而,当我和真正喜欢玩游戏的人交流了以后发现,我的想法反而是异类 — 是追求极致的是对于效率的追求。然而游戏并不是一个追求效率的事情 —— 游戏追求的是体验

用我的思维去思考游戏时,我们在通关、我们在打怪,比别人更快能赢才是收益,逻辑就会倾向于快速通关。

然而对于单机游戏来说,游戏已经是你自己拥有的产品,你拥有的时间越多,反而收益越大 —— 没必要追求速通,慢慢游玩,慢慢体验才是正道。

仿佛理解了为什么大家很喜欢塞尔达了 —— 开放世界,让塞尔达的生命周期可以非常长,你可以玩很久。玩的越久,你为游戏支付的费用反而越少。

评论家远多于实干家

在任何领域,我们都会看到大量的评论家 —— 他们点评我们所做的每一件事,评价我们所做的事情的好与坏,但倘若真的让评论家做事的时候,可能才会发现,他实际上很少去做事,只能写评论。

就像我们在微博上看到的不少的大 V ,都是评论家。

对于我们每一个人来说,我们要警惕自己成为这样的评论家,要选择主动去做事,然后成为一个实干家,并只在自己实干的领域谨慎的发言,不要让自己成为令人厌恶的评论家。

man in gray crew neck long sleeve shirt standing beside woman in black crew neck shirt

关注赢,而不是辩输赢

人类作为一种动物,本身也有一些偏感性的东西 — 比如我们总是容易被情感所操纵。

情感给予人类美好的体验,但另一方面,情感也让我们更加关注个体的感受。就像很多时候,我们会关注辩个输赢,而不是取得胜利。

绝大多数的时候,当我们下场和别人讨论问题的时候,都要想明白,你是想要赢,还是想要辩个输赢。当你分清楚自己的目的的时候,做决策也可以更加的理性。如果想要赢, 就朝着最理性的方向走(看看博弈论吧朋友),如果想要辩个输赢,就不要缩手缩脚的,大方开骂。

两个都想要,才会最难受。

people standing on shore during golden hour

“宗族化”与“城市化”

和堂弟相对长期的生活了一段时间后,我对于城市里的孩子和村里出来的孩子又有了新的认识 — 边界感不同。

在我看来,这种边界感的不同,是来自于各自生长的环境:

  • 城市化:城市里的孩子们往往是散居、各自独立的生活状态。家庭成员只有自己、爸爸和妈妈。周围虽然也有邻居,但往往只会在外面玩,游玩结束后,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 宗族化:村里的孩子们由于历史的原因,经常会出现一个村子里很多户之间都有一定的宗亲关系。各家孩子可能会一起到一个孩子家里玩,甚至是吃住在这个孩子家中。

这种城市化和宗族化的差异,致使城里的孩子会更加的明确「你」和「我」的边界,「我」会维护好自己的边界,尽量不进入到「你」的边界中。这种边界感,在城市这种陌生人社会当中,如鱼得水。

而村里的孩子在村里的时候,并不会有特别强的这种边界感,初次到城市当中生活时,会更容易碰壁,并因此碰壁之后缩小到一个更小的边界范围。在这个边界范围里,继续自己没有边界感的状态。

城市化不一定是好事,因为其中隐含了「我不完全信任你」的含义;宗族化也不一定是好事,因为在默认社会下,不加选择的信任,会导致我们受到欺骗。

在我看来,一个孩子需要接受城市化的教育,也需要接受宗族化的生活,这样才能在保护好自己的前提下,尽可能多的向外释放善意,开放自己。

red and white temple under blue sky during daytime

为什么国内的大公司普遍在北京设立分部

最近在研究美国的互联网公司的时候,发现一个很有意思的事情,美国的互联网公司并不会像国内的互联网公司这样,扎堆在首府开设分部。举个例子来说,你会发现,白宫所在地并没有什么大型的企业。

如果进一步研究的话,你会发现,欧洲的很多互联网企业/软件公司也是分布在全国各个地方的。

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区别:为什么中国的互联网公司,甚至是各行各业的公司都要在北京设立分部?

我自己猜测的一个原因是中国的这种体制决定的。

中国是社会主义国家,在政治和管理方面,政府会有较强的管控的欲望和权力。这导致一个行业的兴衰可能不仅仅是看市场,还要看政府的政策(教培行业就是个例子)。在这种情况下,对于风险更加敏感的大公司自然会在北京安排相应分部,以便于 GR 团队(Government Relationship)和政府相关部门沟通,以便了解政府相关安排和动态,提前规避可能的风险。

而海外虽然政府也有影响,但远达不到中国这种程度,所以企业可以分部的更加的均匀,不需要在首府呆着。

这种模式下带来的,是中国的一线城市和三四线城市的两极分化极为严重。一线城市繁荣无比,三四线城市则萧条无比。

想了想,感觉无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