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太苦,连咖啡都甜了

正文

我们对于苦味的感知是源自基因的。在原始人的时代,苦味意味着毒物,如果吃了有苦味,大概率会导致中毒等症状,也得益于此,我们进化出了避开有毒之物的能力,让自己活下来。

我们的基因里是爱甜味的,严格来说,是喜欢糖,因为糖可以让我们的身体充满了能量。刚出生的小朋友,给个糖就能笑呵呵的,给点苦的,就会娃娃大哭,这就基因带给我们的本能,享受甜品,排斥苦味的产物。

严格来说,是自然选择,将那些无法识别苦味的原始人选择没了,使得最终能够识别苦味的个体活了下来。

随着工业革命的出现,近 200 年间,人们开始富足,我们有足够多的食物可以吃,人们终于能吃饱了,人们也从田间地头,走入了高楼大厦,开始了自己的白领工作。

进入了楼宇之中,我们开始了工作,但是似乎我们也并没有因此得到快乐。

的确,我们有了更多的金钱,可以去做更多的事情,可是,我们也失去了自由。

为了更好的工作,我们喝起了咖啡,为了提神,我们从速溶喝到了星巴克,从星巴克喝到了独立小众咖啡馆,从小众咖啡馆喝到了自己做的手冲。

我们对于咖啡的苦味容忍程度变得越来越高,曾经苦涩无比的咖啡,如今喝起觉得淡如白水

是我们进化了么?不是的,生活太苦,连咖啡都甜了

在过去的半年里,经济萧条、实体经济的萎缩、互联网寒冬、HC 紧缩一个个刺激着我们的神经,让我们不禁拉了拉自己的衣服,好让这股寒风吹不到自己。

后记

朋友圈内容

本文源自我在朋友圈看到同学发的一个朋友圈,具体内容如下: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