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疫情封城谈共产主义与资本主义

今天在听播客的时候,主播提到了,在法国,封城如果出门是需要自己按照政府的给出的模板,自行打印或手写,然后出城的。对比同样在处理封城的国内,采用的是统一发放的出门卡,每次出门 N 次的模式。

主播感受到:“我第一次感受到自己被当成一个成年人在对待,政府相信我会为我自己的每一个行为负责”

对比这个,让我想起了共产主义和资本主义。

我国很多时候为什么不会选择「相信民众」的方式?我觉得主要是两个原因:

  1. 人均素质:据第七次人口普查结果显示,中国大学生(大专及以上)的人数为 2.18 亿人,占总人口的 15.5%。你身边每 6 个人就有一个不具备大专及以上的文凭。对于这些人来说,他们可能并不能很好的理解自己所做的事情产生的问题。而同样的问题我们放在法国去看,法国约 6000 万人口;大学入学率 64%,毕业率 47%(中国同期为 25.71),法国每2个人有一个人无法很好的理解自己所做的事情所产生的问题。从人口素质上而言,法国人确实比我们的素质更高,具备执行这样政策的可能。
  2. 体制限制:在谈及这个问题时,我突然在想。资本主义政府想的是,我相信民众,那共产主义政府想的是什么?想了一下,共产主义政府想的是「如何尽可能的保证社会的底线不要太低」。共产主义和资本主义所追求的目的并不相同,资本主义追求的是资本的最大化。而共产主意追求的是全体人民的福祉。从这个角度出发,使得共产主义政府无法选择只满足一小部分人的利益。

我们作为人群中的「优秀者」、「有价值者」,我们当然可以追求政府只为我们服务,但也需要考虑,这个社会还有很多远不如我们的人,他们依然还在辛苦的生存。在这个时候,我们除了考虑自身的福祉以外,也需要考虑他人的感受。

如果我们希望体制是「保护优秀者」的体制, 那就可以去追寻资本主义体制。但也需要明白的是,世事无常,我们能保证自己当下是强者,但我们可能无法保证自己终生是强者。如果恰逢我们成为弱者之时,需要我们牺牲,我们可能就成为那个无法被保护的人。

作者:Bestony

Generalist, contact me at bestony@linux.com

6条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